摩臣登陸

香港外籍人士思索不如歸去 因這個「世界之都」受抗議活動的攪擾

這位36歲的創業家在香港打拚了七年,但她擔心今年夏天的騷亂不會很快落幕。她一定要先確認聊天群組和有關催淚瓦斯的報導之後,才會帶著8個月大的兒子外出;她最近取消了一次商務旅行,因為擔心機場的抗議活動可能會讓她回不了家。

Bardin說,「我們必須考慮到這個年輕的家庭,我們認為這只是香港變動的開端,」她在2012年從倫敦搬到香港。「長期來看,在不穩定持續升高下,我們留下來毫無意義。」

香港吸收來自世界各國人民的能力,幫助這個前英國殖民地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和商業中心之一。但這種狀況越來越受到威脅,因為香港陷入自1997年回歸中國內地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外籍人士和他們的僱主都在思索,繼續委身在這個城市的成本。

如果像Bardin這樣的人決定離開,對於一個擁有世界第四大股市和數百家外國公司在此設立辦公室的經濟體來說,將是沈重的一擊。

惠譽公司上週五調降香港評級 ,理由之一是其不斷惡化的國際聲譽,並稱,即使在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撤回了有爭議的引渡法案之後,公眾的不滿情緒可能仍會持續,三個月前就是因為修法才開始引發抗議活動。

就在惠譽上週五發布聲明後幾個小時,警方在人口稠密地區使用催淚瓦斯,驅散破壞交通信號燈並縱火的抗議者 。週六,抗議者封鎖旺角的一條主幹道,一個繁忙的購物和住宅區,在警察局附近燒毀路障,然後遭到防暴警察追趕。周日在中央商務區也出現類似的場景。

三年前來自菲律賓的家庭傭工、36歲的Iwa說,她支持示威活動,但對於其中的風險感到擔心。週日,她和朋友們在香港市中心閒逛,當時一群抗議者一邊高聲尖叫一邊跑過去,互相示意警方要來了。他們放火燒了附近的地鐵入口,並打破另外兩個入口的玻璃。 Iwa不確定她是否會在簽證到期後續簽。

「他們為自己的自由而戰,挽救自己的未來,但這很危險,」她說。「而且也很麻煩。沒有交通工具。我們怎麼回家?」

長期以來,香港一直吸引著國際銀行家,律師和其他專業人士,因為香港都會型的生活方式充滿活力,犯罪率微不足道且稅率低,讓外籍人士願意忍受居高不下的房租和狹窄的生活空間。截至2018年底,除了中國大陸100多萬人自1997年就在這個擁有750萬人口的城市定居之外,香港還有超過65萬名的外籍住民。

雖然香港政府不是那麼頻繁公佈完整的移民統計數據,可供評估今年以來騷亂的全面影響,但有跡象顯示,外籍人士對這座城市的熱情正在降溫。

根據官方數據顯示,8月份一般就業簽證的申請比去年同期下降了7%,在2019年的大部分時間裡,同比都是增加的。上半年的流動居民(指最近在香港停留一到三個月的人)減少了4.1%,是十年來最大的降幅。

在線論壇現在經常出現外籍人士的討論,是否要離開香港生孩子,是否可以安全地讓他們的孩子乘坐大眾交通工具,以及是否要永遠遷離香港。許多人擔心,北京正在削弱「一國兩制」的框架,這套制度讓香港享有在中國大陸無法獲得的某些自由。

香港民主黨副主席羅健熙表示,隨著北京在香港展現越來越大的影響力(特別是最近幾年),香港作為「亞洲世界之都」的地位所奠基的價值觀正在迅速受到侵蝕。如果這些價值觀消失了,那麼香港如今享有的名聲和地位也將一去不復返。

Comment here

摩臣登陸

香港外籍人士思索不如歸去 因這個「世界之都」受抗議活動的攪擾

這位36歲的創業家在香港打拚了七年,但她擔心今年夏天的騷亂不會很快落幕。她一定要先確認聊天群組和有關催淚瓦斯的報導之後,才會帶著8個月大的兒子外出;她最近取消了一次商務旅行,因為擔心機場的抗議活動可能會讓她回不了家。

Bardin說,「我們必須考慮到這個年輕的家庭,我們認為這只是香港變動的開端,」她在2012年從倫敦搬到香港。「長期來看,在不穩定持續升高下,我們留下來毫無意義。」

香港吸收來自世界各國人民的能力,幫助這個前英國殖民地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和商業中心之一。但這種狀況越來越受到威脅,因為香港陷入自1997年回歸中國內地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外籍人士和他們的僱主都在思索,繼續委身在這個城市的成本。

如果像Bardin這樣的人決定離開,對於一個擁有世界第四大股市和數百家外國公司在此設立辦公室的經濟體來說,將是沈重的一擊。

惠譽公司上週五調降香港評級 ,理由之一是其不斷惡化的國際聲譽,並稱,即使在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撤回了有爭議的引渡法案之後,公眾的不滿情緒可能仍會持續,三個月前就是因為修法才開始引發抗議活動。

就在惠譽上週五發布聲明後幾個小時,警方在人口稠密地區使用催淚瓦斯,驅散破壞交通信號燈並縱火的抗議者 。週六,抗議者封鎖旺角的一條主幹道,一個繁忙的購物和住宅區,在警察局附近燒毀路障,然後遭到防暴警察追趕。周日在中央商務區也出現類似的場景。

三年前來自菲律賓的家庭傭工、36歲的Iwa說,她支持示威活動,但對於其中的風險感到擔心。週日,她和朋友們在香港市中心閒逛,當時一群抗議者一邊高聲尖叫一邊跑過去,互相示意警方要來了。他們放火燒了附近的地鐵入口,並打破另外兩個入口的玻璃。 Iwa不確定她是否會在簽證到期後續簽。

「他們為自己的自由而戰,挽救自己的未來,但這很危險,」她說。「而且也很麻煩。沒有交通工具。我們怎麼回家?」

長期以來,香港一直吸引著國際銀行家,律師和其他專業人士,因為香港都會型的生活方式充滿活力,犯罪率微不足道且稅率低,讓外籍人士願意忍受居高不下的房租和狹窄的生活空間。截至2018年底,除了中國大陸100多萬人自1997年就在這個擁有750萬人口的城市定居之外,香港還有超過65萬名的外籍住民。

雖然香港政府不是那麼頻繁公佈完整的移民統計數據,可供評估今年以來騷亂的全面影響,但有跡象顯示,外籍人士對這座城市的熱情正在降溫。

根據官方數據顯示,8月份一般就業簽證的申請比去年同期下降了7%,在2019年的大部分時間裡,同比都是增加的。上半年的流動居民(指最近在香港停留一到三個月的人)減少了4.1%,是十年來最大的降幅。

在線論壇現在經常出現外籍人士的討論,是否要離開香港生孩子,是否可以安全地讓他們的孩子乘坐大眾交通工具,以及是否要永遠遷離香港。許多人擔心,北京正在削弱「一國兩制」的框架,這套制度讓香港享有在中國大陸無法獲得的某些自由。

香港民主黨副主席羅健熙表示,隨著北京在香港展現越來越大的影響力(特別是最近幾年),香港作為「亞洲世界之都」的地位所奠基的價值觀正在迅速受到侵蝕。如果這些價值觀消失了,那麼香港如今享有的名聲和地位也將一去不復返。

Comment here

91福利院试看三十分钟 ,一级毛片为什么看不到片